<address id="znf9v"><nobr id="znf9v"><meter id="znf9v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
      <address id="znf9v"></address>

      <span id="znf9v"></span>

      <noframes id="znf9v">

      不同地區的學校引進課后服務課程的偏好不同。

      “當下正值課后服務大發展的前夜”

      2022-08-08 19:45:10發布     來源:多知網    作者:徐晶晶  

        來源|多知網

        作者|徐晶晶

        圖片來源|Unsplash

        自2020年下半年立項、2021年9月正式面向全國推出以來,截至2022年7月31日,鴻合的課后服務產品“鴻合三點伴”業務已覆蓋全國23省70市100多個區縣,服務學生近100萬人、累計學時1000萬。

        近一年以來,關于課后服務行業,鴻合科技教育BG首席戰略官張洪偉捕捉到一些有意思的變化與趨勢:

        以2021年底的寒假為分水嶺,寒假前的秋季學期和寒假后的春季學期,各方的態度明顯不一樣。三四五線學校傾向于選擇數獨、思維這類有助于知識補充的課程。但是一線城市學校傾向于選擇美育、勞動教育、體育、科創課等。例如非遺手工課在福建、北京、安徽等地大受歡迎。

        除了需求的變化外,在供給方面,他判斷,經過過去一年的觀望與疫情困擾后,當下,課后服務內容提供方仍處在0-1的過程。不過,細化來看,如果以0.5作為0-1的中間值,此時的課后服務則處在0.3階段,正處于大發展的前夜。而課后服務真正要跑到“雙減”后第三年的時候,才能形成各方都相對滿意的良性生態。

        以下是張洪偉的口述內容(多知網編輯整理):

        01

        當下正值課后服務大發展的前夜

        其實,早在2017年,教育部發文鼓勵各地探索形成各具特色的課后服務工作模式,自此,課后服務行業便出現。

        “雙減”后到今年7月底的一年時間里,以2021年底的寒假為分水嶺,寒假前的秋季學期和寒假后的春季學期,各方的態度明顯不一樣。

        秋季學期,無論是地方教育主管部門還是學校、家長孩子,都經歷著對課后服務政策的懵懂、迷茫、困惑、觀望,而在今年春季學期,尤其是三四月份前,各方參與的積極性更高,但又遇上了疫情。

        我認為,經過過去一年的觀望與疫情困擾后,當下,課后服務仍處在0-1的過程。不過,細化來看,以0.5作為0-1的中間值,那么此時的課后服務則處在0.3階段。我們判斷,它正處于大發展的前夜。

        為什么這么說?

        首先是教育部關于“雙減”工作總體目標的要求。2021年7月24日,教育部有關負責人就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答記者問時表示,“雙減”工作的總體目標時提到,一年內使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、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長相應精力負擔有效減輕,三年內使各項負擔顯著減輕,教育質量進一步提高,人民群眾教育滿意度明顯提升)。三年內使各項負擔顯著減輕,現在已經過了一年。

        其次,從市場反饋來看,我們去年8月開始面向各地教育局和學校推廣課后服務業務時,非常難。而今年上半年尤其是疫情之前,能明顯感覺到,他們對課后服務的認知度、接受度要比以前好的多。

        第三,從行業生態來講,參與課后服務的企業比原來質量更高,大家對行業的認知更加趨同——政策非常清晰,都認為這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市場,只不過仍在進行中,離理想的最終形態還有一定距離。當然,這個過程可能伴隨著痛苦、優勝劣汰以及各種模式的試錯。

        第四,更重要的是家長、孩子、受眾對課后服務的需求。當然,去年是第一年大規模實行課后服務,一部分家長對課后服務的態度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:從最初的期待,過程中對內容、結果有小小的失落,最后又選擇放手。不過,國家肯定也會加大課后服務方面的政策支持、質量提升等。而且,從中考這個第一階段的篩選機制來看,考試難度大大降低,作為家長,肯定希望讓自己的孩子健康快樂地成長。

        之前一提到課后服務進校,一些著急轉型的人會認為進??隙]有太大的市場空間,是的,因為現在確實還沒有到那個時候。我認為,課后服務要跑到“雙減”后第三年的時候,才能形成各方都相對滿意的良性生態。

        因為素質教育未來一定是中國義務教育階段里重要的發展的方向,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。如果是一個重要的方向,學校是主陣地主,而以前課后完全是空白市場,這么多的學校自然需要很多解決方案,只不過是行業當前仍處于早期階段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一線城市與低線地區學校引進課后服務課程的偏好不同

        鴻合做課后服務的思路是,定位為平臺型企業,與課程內容方合作,搭載課程內容,雙方采取分成方式。

        課后服務市場燦若星辰大海,是一個非常大的生態。我們希望建立一個課程的生態,積極整合優質課程。

        而對于課程內容方來說,進校業務是他們業務多元化的一個嘗試,沒有渠道積累的話,自己進校又不現實,也需要搭載鴻合這樣的平臺。

        截至2022年7月31日,鴻合有素質教育課程400余門,鴻合的課后服務產品“鴻合三點伴”業務已覆蓋全國23省70市100多個區縣,服務學生近100萬人、累計學時1000萬。

        鴻合的課程定位是易教、易學、有成果,高標準、輕交付、易操作。大部分課程是選擇和行業里的課程內容提供商合作。

        我們前段時間導出了課后服務數據。下面這張圖說明的是,在鴻合400余門的課后服務課程中,比較受歡迎的top3課程是數獨樂園、互動繪本、趣味思維。

        到目前為止,從鴻合的400余門課程、1000萬學時的授課時長來看,還沒有看出其中哪門課程是放之四海而皆受歡迎的。這就充分體現出,各校對課后服務的訴求,是不完全一樣的。也充分體現出教育部提到的課后服務“一地一案”“一校一策”的原則,畢竟每個區域的特色校園文化打造的都不一樣。

        必須說明的是,這是基于鴻合后臺真實數據生成的圖,具有一定的局限性,并不代表行業全貌。這也跟鴻合的服務對象有關系,三四五線城市的學校占鴻合總服務對象的80%左右。

        以數獨課程比例高為例,對三四五線學校來說,他們對這類有助于知識補充的課程有天然的親近感。但是一線城市學校的選擇明顯不同。北上廣深的教育資源充足,他們會對美育、勞動教育、體育、科創課等有需求。例如非遺手工課在福建、北京、安徽等地大受歡迎。其實,政策的宣導落實也是這樣的過程,都是先從大城市開始推進,然后才在低線城市貫徹。

        03

        課后服務供給端:自研內容的區域性進校方會和平臺型企業長期并存

        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,在課后服務的供給端方面,自研內容的區域性進校方會和鴻合這樣的平臺型企業長期并存。

        對于區域性的內容進校方來說,他們自己進校的優勢非常明顯,可以在服務半徑內,提供點對點的服務。而且他們師資和課程是一體的,往往也要派師進校,對校方的整體響應機制會更快。

        但是,弊端也非常明顯:服務半徑有限;由于需要老師和內容,天花板容易見頂;最難的是,疫情帶來的運營壓力導致其抗風險能力低。比如下半年要進50所學校,他們就要提前儲備師資,而一旦遭遇疫情停課,師資成本壓力非常重。

        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特別希望能做生態,我們和他們區域性的內容進校方并不矛盾:我們有差異化內容,可以一同去服務客戶,多勞多得;也可以一起做增量市場。

        各家做課后服務進校的模式會和自己的主營業務有協同關聯,業務模式也不太一樣。和科大訊飛、阿里釘釘、騰訊企微這些有一定規模及影響力的友商以及其它做課后服務的K12品牌比,鴻合做課后服務的不同在于,比較純粹,并沒有其它產品線來協同承接復用流量。因此,我們進校是以地區或學校為單位整體進校,而非按人頭數。

        未來的課后服務行業終局到底是什么樣的?大家到現在還沒有共識。但我相信,行業發展最終一定會形成一個關于最優解決方案的共識。

        END

        本文作者:徐晶晶

        

      日本理论片强奷A片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nf9v"><nobr id="znf9v"><meter id="znf9v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nf9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"znf9v"></span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znf9v">